Skip to content

念恩時光牆

July 15
父母是上天的恩賜

老師說:「有人父母雙全,卻嫌父母管得多、嫌父母嘮叨;有人父母離異,渴望有完整的家;有人有父母,卻未曾謀面;有人出生就成了孤兒,失去父母親;有人曾經父母雙全,現在父母都不幸離世。

父母,是我們生命的靠山。擁有的人,常常會覺得是理所應當,甚至會忘記這是一種恩賜!

有人長大了,甚至覺得父母是一種麻煩,卻不知如果沒有父母親,自己可能流落街頭,沒吃沒穿,挨餓受凍,受人欺侮,也沒人供自己上學。雖然父母不計較他們給予的,但我們總不能忘記他們給予的一切。」

~ 真如老師 《希望 • 新生》心之勇士 083

July 16
媽媽,原來妳那麼勇敢

媽媽是個家庭主婦,有記憶以來,媽媽的工作就是做一個「母親」,只是我從來沒想過「母親」兩個字,承載了多少重量……

外公癌末的時候,媽媽半夜從加拿大獨自返台,來僧團接我去看外公,我很少看到開朗的媽媽如此消沈。中午,媽媽找了間餐廳,我知道她沒有心思吃飯,點餐只是怕我餓了而已。從她移動湯匙的速度中,我感受到她的憂慮與不安——她害怕失去她的父親。

回僧團的高鐵上,已經兩天沒睡的媽媽終於可以休息一下,睡得不深的她,一路上始終緊緊抓著我的手,只因為她想珍惜和我相處的一點時光。而等一下,疲累的她還要自己坐幾個小時的車回去,獨自面對所有的徬徨和不知所措,我的心就揪成一團。

寺院偌大的廣場上,寂寞籠罩著媽媽消瘦但堅毅的身影,我走了一段路,回頭看她,那一刻,我多想留下來和她在一起,說:「媽,我不走了。」但她還在用目光目送著我,堅定地要我繼續往前走,我才知道,媽媽,原來妳這麼勇敢,原來妳為了我這麼勇敢……

小時候,爸爸常常工作出差,是媽媽一個人帶我奔波在數不清的陌生國度和城市,那是我以前未曾凝視過的,勇敢的她;還有在某些夜晚,看著她接起電話,另一頭傳來爸爸客戶的謾罵,那是我小時候無法理解的,堅強的她;甚或每學期她送我回住宿學校後,一路哭著回家,關上我的房門,觀賞女兒曾經在家的記憶,那是我不知道的,堅毅的她。

她的堅強未曾停止,她並不在乎我知不知道,因為她早已決定為我堅強。

~妙音學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