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弟弟剛到僧團前幾年,母親走到家中的任何一個角落,都會想起弟弟。一件弟弟的衣服、一種弟弟曾吃過的水果、一個弟弟玩過的玩具、一句弟弟講過的話,每個東西都像鉤子一樣,把母親對弟弟的思念一股腦地勾出來。看見母親傷心的淚水,我知道她真的很想念弟弟。
 
然而母親也知道,弟弟即使如她所願勉強回來,看到弟弟不快樂,她只會更痛苦。
 
就這樣,一年、二年、三年……母親從煎熬的日子裡努力走出,至今弟弟已在僧團學習十七個年頭,我也進僧團十年了。當初淚流滿面的母親,成了最後送三個孩子到僧團出家的勇者。
 
每當我想起這段記憶,哪怕自己再沒心力,也不敢繼續心沈,因為我知道,我每天能安穩地在僧團學習,不知道是母親用多少心力和忍耐換來的。為了給小孩他們認為最好的教育,她寧可想死我們,也不願意我們真的回家,在他們身邊承歡膝下。唯有每天認真學習、當個有風骨的出家人,做個如法追隨師父上師學習的弟子,才能報答她此生乃至盡未來際的恩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