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快上来吧!」我一头栽进车窗和爸爸来个大拥抱。 「坐爸爸的车最安心了!」拜爱哭爱吐爱跟路的女儿所赐,父亲无论平直在高速公路,或是弯延崎岖的山路,都能开得又快又稳。

只见爸爸边行驶边赞叹他的新跑车:「这车性能特别好,开起来很顺手!」但随雨势不停扩大,向前的路越发模糊,我的心开始不太安宁。看着驾驶座的父亲一如既往地轻松,我安慰着自己:「有爸爸在,没什么好担心的。」

但此时,车子瞬间在高速中忽然失去前驱的动力,如发了疯的野兽,肆无惮地在四条道间回旋,丝毫不受控制,只见眼前的视窗在旋转,难道那一天就要来了吗?我不禁脱口呼喊:「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!」

就在我第二次称念祂的圣号时,车子竟像被制伏般停了下来。令人不敢相信的是,在能见度极低的情况下,我们竟然安好无事,人车俱存,也没发生追撞的连环车祸,只有观世音菩萨圣号荡漾在倾泻的大雨中。当父亲重新发动引擎再度上路时,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
第一次称念观世音菩萨的名号,是在学校消防演习的时候。久而久之,发生紧急事故的当下,就喜欢向祂祈祷,多半也能化险为夷,这份祂给予的信任,就这么悄悄注入心底,即使在梦魇中,都会下意识地依靠。

今年严冬惨切,巴士载着我们驰驱在北国道上。风声戾戾,人声几希,司机在一个寻常不过的十字路口回转,但就在倒车的时刻,车轮跌入道旁的深沟,庞大车身顿时向后倾斜,全车顷刻从沉睡中惊醒,我紧抓着扶椅,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仍是:「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力灵感观世音菩萨!」

想想,生死之际,再好的车子,再精湛的技术,好像都使不上力,我只能求观世音菩萨的救护,因为我相信祂不朽的愿力与悲心,必将眷顾无助的生命。即使今天就是我的结局,有祂陪伴,我便不害怕。因为只要我忆念祂,那永恒闪耀就将照临我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