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母亲节,我则从话筒的那一端,听见母亲哽咽着,诉说无尽的孤单。

晚课时,大殿回荡众僧悠扬的梵呗,我却神游他方,尝试勾勒另一幅生命蓝图──读大学、找工作、陪父母谈心、延续广论学习……,反正还有其他兄弟姊妹留在僧团,我返家照顾爸妈,似乎也还说得过去。突然,母亲的一句话撩过心湖──「我想去死……」。

七年前,同样的哽咽,那时罹患忧郁症的母亲,由话筒中吐出这句令人极度不安的话语。我问自己:「难道我就只能陪伴母亲一同寻短吗?」心中画笔戛然而止,我看见自己迷惘地站在十字路口,只能苦苦祈求,求老师给我答案。

后来母亲有幸来到P岛,并见到了老师。母亲从包中抽出一张照片,上头是她献给僧团的心肝宝贝。老师接过端详一会儿,灿烂地笑了,举起照片对身后的法师说:「看!未来的女格西。」母亲的眼睛亮了。

听着母亲叙述这段回忆,眼前的她甩却以往的忧伤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自豪──她的孩子将来要成为圣教的日轮!做为闻思般若的出家人,为的正是千千万万的母亲们,离苦得乐的希望,这也许是老师给母亲以及给我的答案吧。

今年母亲节,我想对她说:「妈妈,我还在这条路上奋斗, 我们一起加油!」